meepshop
跑者|在自我價值與麵包間找尋平衡的林丹尼
生存以上,生活不能只是以下。

林丹尼這幾年有種體悟:人生繞著錢跑太累,偶爾停下來問問自己真正想做的事,然後試著實現它。


林丹尼披著一頭長髮,夾雜著些許白髮絲, 說話帶點菸嗓,身上背著運筆的跑者背包。他請店員將咖啡裝入隨身攜帶的保溫瓶,邊攪拌剛加入砂糖的拿鐵,不疾不徐地做自我介紹......




meepshop

林丹尼是個老台北人,他邊走邊跟我介紹附近不錯的小吃



”當初選擇配速員其實是為了成就自己。“



41歲的林丹尼,目前在設計工作室擔任平面、網站設計師,除了工作,他還身兼運筆的配速列車長。


他說,跑錶沒辦法反映即時路況而調整配速,不會告訴你前方有補給站,無法提醒你前方有攝影師,也不會說笑話增添氣氛;跑錶沒辦法做到的事,反而造就了配速員的存在。


「有些抵達終點線的跑者,甚至會很激動地跟你道謝」林丹尼說。



meepshop

雖然一臉嚴肅,開玩笑也挺不正經。



林丹尼從小在萬華長大,家中排行老四,因為父親是紅十字義勇救生隊的教練,家中孩子五歲都學會了游泳,他現在也擁有救生員證照。


就讀開南高職一年級的他,當時想參加拳擊社,哪知班導看他身材瘦高,便直接指派他進儀隊,就這樣練了一年操槍。


後來內部調度的關係,被迫中斷儀隊訓練的他,將青春期那股用不完的精力轉移到了籃球上。


「因為我讀的那所學校不算特別好,可是我那陣子都四點起床,穿好制服、書包背著去搭公車,準備要下車的時候,公車司機看著我說『厚,你讀這間勾卡打拼很少見喔!』,其實我是要去打籃球(笑)。」


林丹尼的家庭管教從小就非常嚴格,那時父母對於他不再升學的決定,卻意外地開明,於是一畢業,林丹尼就去了成功嶺報到。


當時服兵役為2年,退伍後已經22歲的林丹尼,展開半工半讀的生活。他選擇進入亞東技術學院的工業設計系進修,回想當時會做這決定,要歸功於小時候師長不經意地鼓勵,反倒在十年後成為他人生的啟蒙。



meepshop

19歲那年膝蓋受傷後就不太碰籃球,那天看到籃筐還是情不自禁擺出投籃姿勢。



“為了人生的初鐵,買了第一雙跑鞋”



08年的他開始接觸自行車,車隊中有位是他的高中同學,綽號叫 Iron Ken(簡稱鐵人),鐵人和他同為救生員教練,本身也對三鐵有興趣的鐵人,找了他一同參加標鐵。


那是他第一次接觸跑步,同時也買了人生第一雙跑鞋。


本身有扁平足的他,當時問了鞋店店員選鞋建議,店員推薦他一雙厚底跑鞋,那雙鞋在後來陪伴了他3000公里的跑步歲月。


林丹尼說鐵人三項相較於馬拉松,時程更長;開始時太陽還沒升起,結束時太陽已落下。參加人數也遠不如馬拉松,在最後跑步的環節,大部分都是一個人在黑暗中邁向終點,因此選手們只要看到彼此都會互相鼓勵。


3年前他參加了226公里的超鐵,原本預計能在十二小時內完成的林丹尼,才跑了8公里,補給出現問題,無法補充水分的他,導致出現脫水現象,在黑暗中一個人苦撐。


當時有位跑者看他氣色不太對勁,便默默陪他跑了一小段,途中有說有笑,同時也給了林丹尼堅持下去的力量。


「雖然記不起來他名字,可是到終點的時候,因為還是不太舒服,所以走到大石頭上休息,後來那個人到我前面說『嘿,恭喜喔』,他說他剛一直在找我,看我有沒有順利完賽。(當時)就有一種雖然不認識還是會想來關心你這樣,這種感覺蠻好的!」


林丹尼也曾看過媽媽帶小孩在終點線迎接父親,那畫面好比天堂路考驗,完成鐵人的那刻,像是突破人生的一道坎。



meepshop


2015年他在網路上看到日月潭馬拉松在徵配速員的資訊,儘管沒有相關經驗,林丹尼仍幸運地獲選了。隔年擔任運筆配速員直到現在。


我詢問他,身為配速員應該具備怎樣的特質?


林丹尼認為首先要懂得鼓勵跑者(尤其在末段的時候);再來就是懂得帶氣氛,如果配到速度比較慢的組別,適時的講笑話、開啟話題,讓長達五、六小時的過程不再枯燥,也是配速員需要的技能。



“在擔任配速員的經驗中,同時也學到用體感來配速。”


「有時候跑錶的GPS會飄,所以我們在跑步的恆定均速很重要,尤其像萬金石(馬拉松)最後一段在隧道裡,裡面沒有GPS訊號,裡面完全是靠體感,大家出來都還是準的。」




meepshop

林丹尼的步頻雖不到176,但跑速一點都不低。



“最適合Podoon的跑者有兩種人——老鳥跟菜鳥。”



林丹尼平常訓練主要是參考心率區間,步頻反倒持著保留態度。儘管他上過羅曼諾夫的課,也是姿勢跑法的認證教練,他指出姿勢跑法不論什麼區間都要求步頻180,這點很奇怪。


如果保持慢速、高步頻前進,以小碎步的方式跑步鐵定是「刻意落下」,反而跟理論的「自然落下」相違背。


本身有扁平足的他,在使用跑動前,特別好奇自己的內旋類型,他給我看了上週渣打馬的跑步數據,podoon app顯示他的內旋正常,和跑鞋鞋底的磨損相吻合。另外沒有刻意鍊步頻的他,app在「著地方式」的欄位中,也提醒他有過度跨部的現象。


我問他會推薦怎樣的跑者適合使用跑動?他想了一下,說:


「PB卡住的跑者,他們會需要數據來調整(姿勢),跑動的數據,對於他們來說會比較重要。另外就是初學者,對他們來說不受傷才是最重要的。」


注:podoon app裡的步態數據,會另外提供給跑者簡扼的分析與訓練建議,皆為預防傷害所做的設計。




meepshop

過不久他又要把長髮捐出去。



林丹尼相較於過往採訪的跑者,對於自我價值觀的闡述非常清晰,我特別擷取一段印象深刻的錄音逐字稿,也許能讓某些人產生共鳴——


對於我的人生啊,自己想做什麼比較重要,工作真的是其次,但是工作卻佔了最大的時間,所以我常在講,工作真的可以就好。從另一個出發點來說,人啊走這一遭不要只是為了賺錢,我的意思是說,把賺錢都樂趣的人,就像王永慶、郭台銘,他可能真的把賺錢當作一種興趣,這種人真的很少;但人生假如說只為了錢,我覺得真的是白走了。


我想學的東西很多,包含運動都是其中之一,我去年開始學電子琴,所以臉書上會看到我學琴的影片,很多朋友看到都會說「夭壽喔你在幹麻」,因為很多人印象中我就是一個愛運動的人。


我的名言是這樣 —— 人生要過得精彩其實也沒什麼,然後做更好的自己。做更好的自己不是說好高騖遠什麼的,因為我知道自己缺點很多,老實講,其實有時候會去羨慕別人,這就是我不好的地方,因為久了你會發現自己是一個愛計較、愛去跟人家比較的人,我常講要做更好的自己,其實是講做一個不要在乎別人......呃,嫉妒的心啦!看到別人好的地方,我就崇拜他就好了,不要去嫉妒他們,像我朋友裡面有很多優秀的人啊,永遠都嫉妒不完,那你給他掌聲就好了。


所以我第一個最不會嫉妒的就是會賺錢的人,對我來說這是我最早拋棄的東西,我覺得錢夠用就好了,因為我現在生活都蠻ok的,沒什麼壓力。所以後來變成我最重要的東西就是充實自己。


我之前跟的(跑)團都是大叔團,這個團的年齡層其實分布很廣,他們很多都是律師,或是政府單位裡面做官。有次跑步就開始聊,我就說我都會規劃我的人生,你可以試著把一百件想做的事情寫下來,他們後來就開始講他們的一百件事情,他們跟我想的不太一樣,像是可能要考上律師、考上哪個機關或是調到哪個單位。我說,哇,好不一樣喔(笑)!我說,我的人生目標不是(這樣)耶,我的第一個目標就是,多陪我媽吃飯,因為我已經結婚了,第二就是每天要跟我老婆抱抱一次,再來就比較實際一點,我要多玩幾個世界遺產(景點)。——



林丹尼回顧自己的人生,除了父親的過世之外,沒什麼太大的起伏。


今年他想學會跳舞,好比他的人生一樣,不求多,跳完完整的一首歌就好。















meepshop
more